投稿tougao.com中国最大的知识投稿分享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投稿
期刊业务联系:赵老师 QQ 1954874365,法律顾问:肖律师。
查看: 20|回复: 0

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

[复制链接]

6927

主题

7013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3941
发表于 2019-3-10 23:48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……”一则教育部针对政协委员提案的回复,让“禁止电子作业”成为关注焦点,进而引发了对于教育类App、电子产品等在教育工作中如何合理使用的探讨。

  □本社见习记者 庄德通

  每年全国两会期间,代表、委员的建议、提案都会成为全社会关注的话题。不久前,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去年的提案经媒体报道后,却意外“走红”。

  原因是,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,这位委员提出一份《关于停止小学老师用手机微信和QQ对学生及家长布置和提交作业的提案》。去年10月,教育部在官网上回复了这份提案,明确“教师不得通过微信和手机QQ等方式布置作业,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”,这引发了不少教育界人士及家长群体关注,进而引发了对于教育类App、电子产品等在教育工作中如何合理使用的探讨。

  教育部明确

  “不得用微信和QQ等布置作业”

  这份提案指出,当前,小学教学中出现了老师用微信和QQ布置和提交作业、让家长批改作业的现象。

  对此,教育部回应称:批改作业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应有之义。并且列举了《教师法》《义务教育法》《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》(2008年修订)等相关法律法规,明确教师需要认真批改作业,认真辅导学生。

  这份回复函件经媒体报道后,产生了很大争议。

  对老师和学生家长而言,使用QQ和微信等社交软件建立群聊,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,也是一种很便捷的沟通方式。

  但同时,也带来了一些教育工作者的“惰性”。有老师开始在网上布置作业,并且将批改作业的任务堂而皇之地交给家长。这类问题也引起了各地教育行政部门的关注,并且早于教育部出台了一些相关规定。

  如,2016年2月,浙江省教育厅印发的《关于改进与加强中小学作业管理的指导意见》规定: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,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或纠正孩子的作业错误,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。山东省教育厅2018年4月也印发了《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专项行动实施方案》,并用此严格控制学生作业量。此外,甘肃、江苏常州等地,也在早前出台了类似规定。

  而此次教育部回函,则直接影响了地方教育部门政策变动。上海教委称,正在联合相关部门研制作业管理办法、作业设计与实施指导意见,预计将于本学期内正式发布;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教育部有这样的要求,各个学校都要遵守,新学期发现老师有这样的行为,可以电话投诉。

  对于使用微信、QQ布置作业这一问题,记者采访多位学生家长发现,对于提案中所说的让家长批改作业现象虽然存在,但是尚属少数。通常情况是,老师在课堂布置完作业后,在QQ、微信群里再发布一次,让家长知悉并监督学生完成家庭作业,受访家长并没有对此产生太大反感。

  中小学电子作业引争议

  记者注意到,在前述教育部回复中,还提到孩子在利用App等完成电子作业、线上作业时,趁机玩智能手机的问题。

  湖南长沙的刘女士是一位小学生家长,据她介绍,老师曾经要求学生下载一款名为“教育+”的App,进行线上英语学习。

  此外,晓黑板、一起作业、同步学、作业盒子、QQ的朗读打卡等等,都是学生较为常用的教辅类App。

  目前,这一现象已被关注并加强了管理。

  今年1月,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》,要求开展全面排查,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,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。并且要以“有效服务教育教学、不增加教师工作和学生课业负担”为原则,合理选用App,严格控制数量,防止影响正常教育教学。

  而对于此类“电子作业”,家长们担忧,一方面会给孩子过多使用智能手机的机会,另一方面则是担心影响孩子视力。

  对于当下电子作业存在的诸多争议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辅助类App等本身也是帮助学生完成作业,如果能够有效使用,也能起到一定效果。老师要充分发挥主体性作用,认真研究,对作业的布置进行优化调整,来决定是否需要使用App布置作业。

  此外,熊丙奇认为,孩子过度沉迷于手机、电子产品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家长的引导。对于App的使用,家长也应负起监管和引导责任,限制孩子使用时长、发现不良内容及时举报等等,培养孩子正确使用App的习惯和观念。

  避免“一刀切”式监管

  对于教育部此次明确不得使用微信、QQ布置作业的回函,熊丙奇分析,教育部的回函,目的并不是要禁用微信和QQ布置作业,而是在于禁止老师把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和限制过度布置“电子作业”。

  湖南株洲一中学老师也表示,不赞成“一刀切”式的禁用QQ、微信,她说,老师布置作业的方式必然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产生变化,通过什么方式布置作业并不是问题。至于让家长批改作业问题,明显是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的。

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课堂教学与信息化手段正在不断融合,已经在带动教育的现代化发展,这已经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新趋势。

  对于前述所争论的教育类App、电子作业等等的讨论,也一直在持续进行。

  据报道,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带来了一份《关于完善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工作促进互联网+教育健康发展的提案》,他在提案中表示,规范化的管理是好的,但“一刀切”的管理方式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我国教育行业的应用造成影响,也容易导致在线教育合法性受到质疑,引发民营资本的退出,影响教育资源公平利用及均衡发展。为此他建议,完善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工作、避免“一刀切”式的监管,为学习类App进校备案审查设立必要的过渡期等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稿tougao.com 免费的期刊投稿信息查询平台  

GMT+8, 2019-3-25 01:49 , Processed in 0.145707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