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tougao.com中国最大的知识投稿分享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期刊业务联系:赵老师 QQ 1954874365,法律顾问:肖律师。
查看: 28|回复: 0

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梁莹潜在的“学术锦鲤”

[复制链接]

6550

主题

663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2624
发表于 2018-10-28 18:44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“锦鲤”实在算不上新哏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这种长相喜庆的观赏鱼成了“好运”的代言,画质感人的锦鲤图不定期出现在咱家二大爷或者三大姑的朋友圈里。一开始,它只一条单纯的鱼,一种淳朴的祝福,直到有一天,锦鲤成了精,有了代表人物。新晋引起骚动的“锦鲤”,是个做自媒体的姑娘。

  “锦鲤姑娘”自称从小懒到大,却靠着一身的好运气,一路“躺赢”,除了各大考试总能有惊无险地压线飘过、频繁被“再来一瓶”眷顾这种常规好运之外,竟然还被政策红利砸中,家里一下子多出三百亩地。故事真假莫辨,但这好像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“锦鲤”姑娘一呼百应,读者很配合,纷纷转发文章“沾喜气”。一篇爆款文顺理成章地诞生了。

  别误会,我可没打算煞有介事地批判这种现代迷信。大家又不是没接受过义务教育,谁还没点基本常识,看不出姑娘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?一窝蜂地附和、“膜拜”,不过是一场大型集体撒娇。炮制出来的另类迷信故事不着四六,但也不必高估它的杀伤力。

  要不是闹出“自撤论文”的风波,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梁莹也是条潜在的“学术锦鲤”。她有漂亮的学术履历,北大和芝加哥大学博后,包括“青年长江学者”在内的各种学术项目,用同事的话来说,“几乎拿到了所有她那个年龄文科教授能拿到的头衔”。看起来,她的“必杀技”是写论文。她发过一百二十多篇中文论文,2014年之后开始涉足英文期刊,南大社会学院官方网站上列出了长长的英文科研成果目录,四十多条。乍一看“战果”,叫人下意识想“沾喜气”,可很快又会犯起嘀咕。社会科学研究有它基本的规律,更何况,梁教授做的是跨学科研究,涉及实验和田野调查,这种出成果的节奏,的确叫人难以置信。

  让这位“论文大神”栽倒的,是她的“洁癖”。最近,中青报的记者发现,梁教授这几年陆陆续续联系学术期刊数据库,把她发表过的中文论文都删了。她解释说,删论文是因为自觉过去的文章水平不够,怕误导青年学者。自辩苍白,无力拯救身陷质疑的教授,也掩盖不了一连串的麻烦:比如在她求学时期的论文中,记者发现了抄袭的嫌疑。比如,她的学术水平受到了同行的公开质疑。再比如,学生举报她教学敷衍,甚至有上课玩手机和吃零食的情况。南大官方已经正式介入调查,梁教授压力很大,据说已经提出了辞职。她自己做了不少辩解,比如报道说她曾经让父亲代替自己上课,完全是夸大,比如说她不尊重实验对象是误解,她只是传授方法。不过,这些似乎都不足以扭转她的形象。

  实不相瞒,我很抗拒复述这类事,因为最后的结论,无非是“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形象跃然纸上”,稍微给点纠正的话,“精致”这个修饰语可以去掉。去年她因为各种教学事故,惹得学生联名举报,学院也确实处理批评过。也是一点体面也无,可似乎没有给她惹来太大麻烦。

  真正让她身陷“危机”的,还是论文,那些她借以平步青云的论文。这让我想起熟识的“青椒”朋友的感慨:梁莹的事情出来,同行们哗然,但习惯性地盯着学术不端,学生反映的教学敷衍明明也很过分,大家却显得淡漠。一语似乎点破了一些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氛围。近些年来,人们对学术不端的容忍度越来越低,这当然是进步。可说起来,并不是简单的重视就足以改善学术环境,对科研成果盲目的偏重,不可避免地会冷落教学,更可能为垃圾学术滋养土壤。

  别忘了故事真正的开头。2009年梁莹应聘的时候,已然有三十多篇论文“加持”。这在当时就引起了疑虑,却因为学科建设需要被忽略过去了。这是梁莹学术道路上的一条“锦鲤”,却仿佛一个引信,埋伏了日后的危机。梁莹诉苦自己一路走来不容易,我觉得这未必只是博同情。她的确“用功”,极致地迎合着偏颇武断的评价体系,把自己异化成勤奋的“论文机器”。当然她珍视的也不是那些论文,而是借此挣来的光环,删论文,其实是“保护”自己的光环。说到底,不过是一个病态的成功学迷恋者。

  “锦鲤姑娘”自称全凭运气,我是不信的。至少她自己走红,靠的就不是运气,而是自我包装。年轻人初尝生活不易,免不了直面压力和焦虑。这时横空出世的“锦鲤”故事,就宛若虚拟世界的奶奶庙,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法,填补了心灵的迷茫和虚空之处。她太懂当代青年的痒处,也太明白其中蕴藏的“成功路径”。这是快速变化的时代催生的奇葩。

  梁莹们的“成功”,其实也离不开精心的自我包装。他们太懂规则,知道把力气用在“刀刃”上,不放过机会,也不浪费精力,所以能够快速积累漂亮头衔,构筑精英学者的人设。他们是功利的评价体系催生的奇葩。

  这两天,湖南师范大学的龚德才老师备受追捧。他做了三十一年讲师,专注教学,不评职称。我觉得没必要拔高一个“佛系”的讲师,只是,梁莹和龚德才一前一后传入大众视野,这等“巧合”,仿佛是在提醒人们,别忘记职业的初心和本分。

  近日,教育部印发了一份针对本科教育和人才培养的意见,被称作“新时代高教40条”。在对教师的评价标准中,教学质量和科研水平被拉到了同等位置,学历职称论文,哪怕是海外经历、外文期刊论文,都救不了敷衍学生的老师。针对教学的意见当然无法一举根除学术体系的弊病,可至少,处心积虑的投机者们,怕是少了条锦鲤可转发了。

  (文/张静雯)

  微信号:Talkpark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投稿tougao.com 免费的期刊投稿信息查询平台  

GMT+8, 2018-11-14 08:28 , Processed in 0.107953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